【昕博】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(十三)

* 救命!尴尬癌!


【策划-宁大宝贝】:@CV-流氓扣脚@CV-盲僧 咱们官微的Q群都快炸了,你们真的不出来表个态嘛

【CV-流氓抠脚】:我能和盲僧在微博上开撕吗?

【CV-小胖】:那绝壁会被理解为相爱相杀

【CV-流氓抠脚】:靠

【策划-宁大宝贝】:不接受反驳,咱们站在功利的角度想,你俩现在这热度,简直就是我们小狂飙剧组事业第二春啊!!

【导演-captain龙】:嗯~

【CV-流氓扣脚】:……

【策划-宁大宝贝】:放弃挣扎吧小流氓~~~接受现实~~接受❤️


方博已经懒得翻白眼了,刚刚准备关掉令他心寒的Q群,盲僧居然发话了。


【CV-盲僧】:那个各位…我也真的不是故意的,当时点了流氓前辈的关注以后,就有事走开了。没想到会给流氓前辈带来这样的困扰,实在是抱歉!


卧槽…盲僧的这段感情真挚的道歉放在以前算是可爱懂事小萌新,但是!这特么是刚刚偷亲我的混蛋啊!这会儿演什么清纯戏码?给我带来这样的困扰丫很高兴吧!


方博抑制住内心汹汹的怒火,玩伪装是吧,可以,反正事已至此,不怕事大,看谁玩的过谁。


许昕按灭了手机,继续美滋滋地抄张继科的笔记(张继科的笔记含金量极高,因为平时上课都是在沉睡中度过,当睡獒动笔记笔记的时候,说明该知识点一定是重中之重,搞懂了绝对不挂科!)


突然手机一响,许昕抬头一瞄,是微博特别关注的提醒,划开屏保,里面的内容让许昕原地抖了三抖。


@CV-流氓抠脚:老婆的小号还是关注了很多人的


!!!


这条微博一出,好家伙,整个网配圈都为之震动,评论转发赞数呈几何倍增趋势,都上热搜排行榜了。


于此同时:

#茫茫头顶青天# 

#天若有情天亦老 我为茫茫续一秒#

#我男神和我男神在一起了#

#小流氓不要三千后攻了#

#抢不过男孩子# #天台好挤#…等话题纷纷活跃起来,整个网配圈生机勃勃,春意盎然。


【策划-宁大宝贝】:我去!!!!!小流氓你发功之前先通知我一声好吗!!你考虑过咱们官微的感受吗??私信和@又炸了,我这电脑都快卡死了!!!

【CV-小胖】:@CV-流氓扣脚 我敬你是条汉子

【后期-清醒藏獒】:这时候应该刷99。

【导演-captain龙】:99

【编剧-小小小诗雯】:99

【CV-雨中童话】:99

【CV-小胖】:99

【策划-宁大宝贝】:99

【导演-captain龙】:昂…cp是cp的事情,第二期也应该加紧录了,加油。

【CV-流氓抠脚】:……

【CV-盲僧】:……


出于职业素养,站在风口浪尖的两位大侠依旧继续着《穿手》的录制。


依旧是熟悉的语音通话。


“我们从哪开始,老…公?”

“许昕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。”


许昕强忍不笑,翻了翻剧本:“…不巧,又是肉戏,老…不,博哥。”


方博冷道:“有什么不会发的音快问。”


“嗯…这个‘享受的喘息声’怎么发啊?博哥能示范一下吗?”


示范个头!


“不行。”

“你是不是害羞了?”


……不回了,爱咋滴咋滴,我自己录我自己的,方博这样想着,调整好了话筒,浏览了一下剧本,开始发声。


按照常理,这样大路货的喘息呻吟声对于方博来说是小菜一碟,而今天,他瞪着剧本看了半天愣是发不出一个音节。


【后期-清醒藏獒】:快点,你嘛呢,许昕都交上来了。

【CV-流氓抠脚】:狗哥,你听说过尴尬癌吗?

【后期-清醒藏獒】:知道,怎么了?

【CV-流氓抠脚】:我现在就是尴尬癌,配肉就…害羞…?

【后期-清醒藏獒】:你可别逗了

【CV-流氓抠脚】:不是 我说真的 你信我啊

【后期-清醒藏獒】:别闹了,赶紧交上来,我很忙。


方博真是欲哭无泪,他真的觉得害羞,觉得那些“嗯嗯啊啊”的台词变得难以启齿了。他冷静的思考了一下原因,为什么久经沙场的自己会出现这样反常的反应。


除了脑补画面的时候攻的脸一律都是许昕以外也没什么反常。


哦,许昕。


【CV-流氓抠脚】:就不能用我以前的娇喘素材吗?你那里不是有很多吗?

【后期-清醒藏獒】:胡听众这种事情,即使我默认了,龙队也不会放过你。

【CV-流氓抠脚】:……

【CV-流氓抠脚】:狗哥~

【后期-清醒藏獒】:撒娇出门右转找许昕


张继科真没意思,方博想。


第二天一早,张继科就在宿舍磨刀霍霍,眼球充血,一副日天日地的架势。


许昕挠挠头发从床上坐起来,问:“怎么了?”


“方博,我要弄死方博!我特么等了他一晚上他连个屁都没发过来!你不和他一腿吗,他住A大哪个宿舍你知道吗?知道就快特么告诉我,我现在就去掐死他!!”张继科拍案而起,桃花眼瞬间出现在许昕的面前,许昕吓得直往后缩缩,出于对同行的爱护,许昕劝道:“通宵这事你又不是第一次干,方博那儿我去催,你赶快补个觉吧,到我帮你点,好吧?”


张继科不满道:“还算是有点良心。”

某獒摇摇晃晃地倒回自己的小狗窝里,“要是马龙来找我就说我不在。”


许昕笑着说:“行。”


【CV-盲僧】:录制遇到什么问题了?设备坏了?


这条信息是许昕上午给方博发的,两堂课下方博还是没回,这实在不像方博的作风,许昕又打了电话过去,结果关机。


许昕叹了口气,心说继科我对不起你,不能帮你点到了。之后顺理成章的翘了课,坐公交车到了A大。


许昕敲开方博宿舍门的时候,ABC围蹲在方博的床边。床上的方博缩在被子里,把被子团成球形,像一只在自我保护的小刺猬。


“这是快死了还是怎么的?”许昕问。


A说:“博博哥…他……他…”

许昕说:“换个说话利索的。”

B说:“博哥他一宿没睡。”

许昕说:“那还好,只是通宵而已。”

B猛得站了起来,虽然还是比许昕矮一截,“不!没那么简单!博哥到后半夜已经神智不清了,对着话筒念叨江郎才尽江郎才尽我也有今天一类的话,像是…魔怔了!”

许昕说:“换个没有中二病的。”

C说:“博哥昨天音录不出来,烦了一晚上。”


许昕眉头一蹙,说:“你们各忙各的吧,方博交给我来照顾。”


ABC原本就是出于“同处一个屋檐下博哥出事不能没一点表示”的初衷才在这蹲了一上午的,许昕此话一出,ABC欢呼雀跃,鸟兽四散。


ABC暗自感叹:“嫂子真好!”


许昕俯下身来,用手摸了摸那球形的顶部,估摸着那应该是方博同学弓起的背部,柔声问:“方博儿,我能帮你什么吗?”


被团子颤动了一下,里面闷声道:“进来说话。”


许昕一愣,说:“方博你突然这么主动我真…有点不习惯。”


团子要炸:“头伸进来!!”


许昕连忙“噢”了一声,小心翼翼的掀开团子的一角,把头探进去些,许昕还没适应里面的黑暗,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贴着自己的脸颊,接着耳边就响起了方博嗡里嗡气的声音。


“许昕…我什么都录不出来了。”


方博湿热的呼吸就在许昕的耳畔,许昕差点没|硬,这才意识到贴着自己的脸的,是方博同学的小脸。


“博儿,你先起来,好好和我说说,为什么录不出来了。”许昕伸手圈住那个团子,长手长脚的优势十分明显,即使方博裹着被子,还是可以被轻而易举的搂进某人的怀里。


方博慢吞吞地钻出脑袋来,头发乱糟糟的塌在头上,眼圈红红的,不知道是不是哭过。


方博丧气地垂着头,像个犯错的小孩,“我从来…没碰到过这种情况,明明是最擅长的喘气,我却发不出声音,像…哑了一样。”


方博声音越说越小,许昕心软成一滩,把怀里人搂地更紧些,他拨开被子,轻轻地把头埋进方博的肩窝里,方博明显的抖了一下,许昕心疼的一塌糊涂,忙道:“没有的事,你都老江湖了,应该是累了,睡一觉就好。”


“许昕…我要是连流氓抠脚都做不好了,是不是真的就完全是一垃圾了。”方博的声音有点抖。


许昕吓了一跳,“你别胡思乱想,多大点事,我替你想办法…”


许昕贴着方博的脖颈闻了闻,方博敏感地后缩,却忘了自己是在许昕的怀里,这下子他们贴得更紧了。


“是不是要喘,还有呻吟?”许昕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,和剧中的那个霸道总裁有几分相似。


剧里方博扮演的角色是个总裁怂,总裁每次发话都能把他制的服服贴贴的,这会儿方博也是下意识地顺从道:“是…”


“方博儿,我有办法了。”许昕的手摸上方博的腰,暧昧地向下探去。



评论-34 热度-152

评论(34)

热度(152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