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獒龙】I see you

现实向/小火慢炖/有点羞耻


01


张继科拿着书,换了个坐姿,眯着眼睛翻到最后一页,轻声地读出了那页纸上唯一的一行字:


“王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。”


坐在不远处的青年,微微点了点头,他的眼睛上蒙着一层纱布,额前刘海散在纱布上面。


他看上去很温柔,很安宁。


02


许昕把这活介绍给张继科的时候,张继科的兴趣并不大,原本跃跃欲试地想兼职家教,过一把为人师的瘾,结果这活只是让他去和雇主说说话,读读书,很是屈才。


张继科问这雇主是个空巢老人吗?


许昕说不是,说是个年轻人,眼睛意外受了伤,暂时看不见了,得养俩月,他父母工作都忙,怕他一个人在家憋屈。


那我要照顾他起居吗?张继科问。


不用,他们家另请了保姆,只是想找一个和他家孩子年纪相仿,聊得来的人,薪水大大的好。说着许昕做了一个点钱的手势。


听上去还不错,有利可图,张继科便应了。


下午,他就和雇主父母见了面,这对夫妇年纪已经不小了,但都很有精神气,一看就是知识分子,简短的交流后,他们对张继科很满意,便领着他去见他们暂时失明的儿子。


03


那是郊区的一处中高档小区,环境很好,很安静。


这对夫妇走在前面,张继科跟在后面,谨慎地回答夫妇不时抛出来的一两个问题。


先生开的门,用不大的声音叫了一声他儿子的名字,先生有点口音,张继科没听清他喊的什么,大概是“农啊”。


屋里传来一声应答,声音很小。


张继科换了鞋,跟着夫妇走了进去,客厅里正在拖地的阿姨朝他笑了笑,夫人解释这位阿姨是他们的亲戚,也是专业做家政护理的,请来帮忙照顾他们的儿子。


夫人端来一杯茶,他先坐一会儿,让他们夫妻俩先和儿子聊一下,张继科双手借过茶杯,说:“好。”


沙发很软,张继科坐得很舒服,他静静地看了一圈,屋子很敞亮,采光很好,装修很简洁大方,唯一不符合这间房子的气质的就只有他手边的盾牌抱枕。


张继科把它拿起来,在手里摇了摇,心说:哟,漫威粉啊。


夫妇很快就出来了,他们的心情像是很不错,夫人在张继科身边坐下,柔声说:“他在书房里等你,以后,麻烦你多多照顾他了。”


张继科被着突如其来的关照弄得很不好意思,怎么说也是付了钱的,他肯定得把那位当爷伺候着啊。


“请二老放心。”


张继科走得很小心,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点紧张,或许是因为夫人诚恳的话语,或许是对那位形象的猜测。


终于,他来到了书房门前,门开着,他看到了他的雇主。


那青年坐在一张沙发椅上,沙发椅正对着窗外,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卫衣,牛仔裤,光着脚。坐姿不算端正,也不算随意,双手放松地搁在腿上,“看着”窗外。


张继科的目光立马落在那人的眼睛上,纯白的纱布把他的眼睛裹的很好,很工整。即使看不见他的眼睛,张继科还是觉得他雇主的相貌是不错的。


青年察觉到有人来了,沙发椅缓缓地转向站在门口的张继科,旋转的角度把握的很准,使他刚好正对着张继科。


张继科甚至有点怀疑,他是不是真的看不见。


那个青年向面前的虚空伸出手,说:“你好,我叫马龙。”


张继科走上前去,和他轻轻一握:“你好,张继科。”


04


从那以后,张继科每天下午到马龙家,陪他解闷,每次马龙都坐在那张沙发椅上等他。


张继科搬了把椅子到马龙的沙发椅旁边,掏出手机,上面列了个书单,是他自己估摸着马龙有可能喜欢的书。


“想听什么类型的书?”张继科问。

马龙迟疑了一下,说:“…能不听书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你是老板,你说了算。”


马龙轻声笑了一下,笑容在他的脸上稍纵即逝,张继科没看清。


“你给我点建议吧。”马龙说。

“读新闻,或者我们聊会儿天?”

“聊天吧。”

“聊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
对于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来说,想要他们突然畅谈,显然不大现实,况且他们之间还夹带一层雇佣关系,张继科处处小心着,怕惹雇主不高兴。


两人沉默了一阵,张继科突然开口问道:“唱歌行吗?”


马龙一顿,轻轻点了点头。


“我的心藏着,一片蓝色的海,平时沉默偶尔会有波澜。”张继科的音色很好,这样舒缓的曲调很适合他来演绎。


马龙就依在沙发椅上,安静的听他唱完。


“还行吧。”张继科问。

“还行。”马龙回答。

“嗯…”张继科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。


一旁的马龙把手放到沙发椅的扶手上,摸了摸那上面的纹路,看上去有点不安。


张继科发现了,问:“怎么了?”


他的雇主好像有点害羞,说来也奇怪,张继科看不见他的眼睛,却依旧能从他不完整的表情中看出他的情绪。


“……我想上厕所。”


张继科把马龙搀到洗手间,领到马桶面前,马龙站稳后,张继科却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
马龙很尴尬地站着,最终还是开口道:“请…你出去。”


“我得帮你看着,你又看不见,对不准怎么办?”张继科很单纯的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
他的雇主好像很容易害羞,耳根一下子变得通红,气道:“张继科,你出去!”


得,刚才说不惹人的。


05


时间不算难熬,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,马龙问他要不要留下来吃个晚饭,张继科说不用了,这里是郊区,乘车要坐好一会儿,他得赶回去上晚自习。


临走前,张继科拿了马龙放在书桌上的手机,捣鼓了一阵,轻轻握住马龙的手腕,把手机放在他的手里。


马龙摸着冷冰冰的手机,有点无措,他不知道该看哪个方向,才是正对着张继科。但是他又能感觉得到张继科离他很近,很近。


“晚上很长,怕你无聊,给你下了个听书软件,划开屏保,第一行第一个,大概位置你应该清楚,我没关后台,打开以后直接就是书单,你随便点点就能点中书,直接就能听。”


马龙认真的听着。


“要是听书听腻了,可以找我聊天,我把微信挪到了第一行第二个,就在那个听书软件的旁边,也没关后台,打开就是和我的对话界面,我想微信你应该很熟悉,即使看不见也能应付的过来的吧?”

“嗯。”


张继科还在想他有没有没考虑到的地方,呢喃道:“没电了手机会有提示音,可以叫阿姨来帮忙插一下充电器…”


马龙打断了他:“我知道,我能应付好。”


在沙发椅上的那个人正转过头,隔着一层纱布看着自己。张继科觉得他好像看见了那人坚定的目光,透过洁白的纱布,准确无误的同自己对视。


他想,这个人的眼睛一定很亮。


06


吃完了晚饭,马龙就一直捏着手机,他很想发条语音过去,又怕打扰张继科上晚自习,当然,他也没想好说些什么。


下午的时候,他和张继科相处的很舒服,张继科的声音很好听,完全满足了他先前的那点期望,除此之外,他便不知道关于张继科的任何事了,他不知道他长什么样,不知道他穿什么样的衣服,不知道他常做怎样的小动作。


他很好奇,也很期待。


九点多,张继科下了晚自习,下意识掏出手机看了看,没有新信息,他估摸着那位估计听书听入迷了,今晚应该不会有信息来了。


想是这么想,张继科还是很负责的看着自己的手机,连洗澡也把手机搁在洗手台上。


许昕瞧张继科那样,忍不住打趣说:“怎么?新撩的妹?”


张继科踩着湿漉漉的人字拖,走到自己的书桌前,嘎吱嘎吱响了一路。


“哪跟哪,我老板,等着陪聊呢。”


“那你可太敬业了点,回头我向他汇报你严谨的工作态度,让他结算的时候给你多包个红包。”


“不为钱,我就是觉得人挺不容易的,手机玩不了,电视看不成,听歌只能瞎点一通,万一点进京剧专区估计只能听一晚上‘我不是男儿郎,我本是女娇娥’~”


许昕拍被子大笑。


张继科收拾了一下上床躺好,刚碰枕头,手机响了。


“你睡了吗?”对方问的很小心。

“你觉得呢。”

马龙笑了一下,说:“今天谢谢你。”

“没什么好谢的,你不用那么客气。”可能是入夜的缘故,马龙觉得张继科的声音变得有些慵懒,让人觉得很亲切。

“有点晚了,你怎么不早点休息?”张继科问。

“我…其实这几天失眠。”

张继科顿了顿,“…因为眼睛?”

“嗯,我眼前一直是黑的,感觉总是晚上,很压抑…不知道什么时候该醒,什么时候该睡。”

“现在是晚上,以后我都向你通报一声外面的情况。”


马龙先是一愣,然后笑了。


“…很好笑吗?”张继科问。

“你考虑问题的方式很直接,下午…也是。”

这次轮到张继科笑了,他知道是厕所那事,接道:“那有效吗?”

“有效。”对方答很肯定。

“有效不就行了,管他直不直接。”

马龙还是忍不住地笑了一下,“不早了,你早点休息。”

“你也是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
07


第二天马龙起的很晚,阿姨扶他去洗漱,他慢悠悠地吃完了早饭,觉得有点无聊,才想起来床头柜上的手机。


划开屏保,他本来想听昨晚他和张继科对话结束时的那声晚安,却没想到张继科发了一条新的语音。


“现在是白天,今天天很蓝,太阳很好。”


———

最近对缺胳膊少腿很感兴趣(?)

本来想一下子写完丢出来让大家看个爽,但是码了两天好像才刚刚开头,受不了心痒痒的想发出来!!

这几天慢慢的调整进进入学习状态,兴致很高,精力很足,应该会日更,故事不长,会快会完结。

突然发现《穿手》居然写了四个月…当然大部分时间在划水(ー_ー)!!

基本上这个故事之后就不会经常产出了,因为三次很忙~大约会忙10个月(没错!就是高考!)

但会偶尔冒个泡,别忘了我呀。

2017-08-16獒龙框圈
评论-25 热度-170

评论(25)

热度(170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