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獒龙】I see you 2

现实向/小火慢炖/有点羞耻

1


今天张继科来的时候拎了一袋葡萄,和阿姨打了声招呼,借厨房把葡萄洗干净装到碗里,拿着碗进了书房。


沙发椅依旧对着窗外。


张继科走到在沙发椅旁,看了看马龙。


今天他穿了一件灰色的连帽衫,黑色的宽松休闲裤,依旧光着脚。这次张继科留心多看了眼马龙的脚,很白,脚背上隐隐约约透着青色的血管,脚指放松的靠在地板上。


马龙微微动了动身子,示意他知道张继科来了。


张继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把碗搁在一边的飘窗上,拿了颗葡萄放在嘴里嚼,在想今天的开场白。


马龙听见了嚼东西的声音,便问:“你在吃什么?”


“葡萄。”张继科一边说着一边又剥了一颗,“今天来的时候路上有小贩在卖,看着挺新鲜的,就买了一点。”


“你尝尝。”


马龙下意识地伸手,想接张继科递来的葡萄,却感觉到嘴唇上一抹清凉,他一楞,犹豫着张开嘴,张继科的手指无意的擦过他的嘴唇,柔软的果肉滑入他的口中。


沁凉酸甜的味道在嘴里绽开。


嗯,好吃。


马龙一边嚼着一边看向张继科,动作有点迟疑。


张继科这才注意到马龙摊开的手,立马又剥了一颗放到他的手心。


“不好意思啊,我以为我这样…更方便一点。”


“没事…”马龙嘴里嚼着葡萄,答得很含糊。


他在想刚才的触碰——嘴唇痒了一下。


张继科不太清楚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有点冒犯,毕竟大男人给大男人喂东西吃,实在是有点奇怪。他看了眼马龙,白纱布没有一丝褶皱,风平浪静。



今天他们的对话很平淡,有的没的聊了一些事情,大多是体育新闻和时事,像是很有默契,都对彼此的事情避而不谈。


马龙感觉张继科差不多快到离开的时候了,但张继科却没有要走的意思, 大约正惬意地靠在椅子上后仰,椅腿和地板轻碰,发出有节奏的声响。马龙光凭这动静,就能想象出张继科大概的姿态了。


他有点疑惑,朝张继科的方向看去,才想起来在张继科眼里,自己只是转向他,没有疑惑。


但张继科察觉到了,回答说:“今天周末,我不上晚自习,你可以邀请我吃晚饭了。”


“好啊。”马龙说。


很快,阿姨招呼他们吃饭,张继科把马龙搀到餐桌,拉开椅子,让马龙坐下,而自己则坐在马龙的对面。


马龙熟练地拿起阿姨事先替他准备好的勺子,伸到记忆里的位置,舀了一口汤。


整个过程中他都觉得脑袋有点麻麻的,他偏头想了一下,问:“你是不是在看我?”


对面的张继科答道:“挺机灵。”他夹了一块肉到马龙的碗里,接着说:“我之前挺好奇你是怎么吃饭的,还以为是阿姨一口口的喂。”


张继科的话让马龙不由得脑补自己伸长脖子张开嘴求投喂的样子,脸有点发热。


“菜的摆放都是有规律的?”张继科说。


“嗯。”马龙点了点头。


“心疼,吃个菜还得记规律。”张继科评价。


“……”


08


酒足饭饱以后,张继科并没有走的意思,和马龙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觉得闷,想出去散步。


“你这纱布能不能拆?”张继科问。

马龙犹豫了一下,说:“…能。”

“你家有墨镜没有?”

“有。”


马龙大概明白了张继科的意思,正准备拒绝,眼睛看不见以后,他缺失安全感,出门对他来说无疑是一巨大考验。


但没想到,张继科的呼吸声突然很近,就在他的鼻尖,马龙僵着身子,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摸他的后脑勺,纱布被一圈圈的解开。


张继科手上拿着纱布,看着面前的人。


没有伤口,没有药膏药水,只是一双闭着的眼睛,睫毛温顺的垂着。


张继科恍惚觉得,马龙像是在等一个吻。


“墨镜在我卧室衣柜的抽屉里。”马龙说。


张继科回了神,连忙答应,取了墨镜回来,递给马龙,马龙戴上,问张继科怎么样。


“社会我龙哥。”张继科抱臂评价。

马龙笑出声。

“你这是故意把我打扮成瞎子。”马龙道。

张继科扶他站起来:“哪能,这叫风格。”


“等会,我帮你系个鞋带。”


下楼梯的时候,马龙怕的要命,生怕自己一脚踩空,好在张继科扶他扶的很稳,还时常指挥先迈哪只脚,通知他还有几级落地,马龙的紧张才稍稍缓解。


出了单元门,马龙就不大好意思让张继科馋着自己,他在脑海里想象自己和张继科的姿势,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,更何况路人。


但他又不得不需要张继科的指引,纠结了半天改成轻拽张继科的衣角,但这样让他走得极其不安稳,不知道自己下一脚会不会踩着什么,步子都有点发飘。


一旁的张继科无声的笑了一下,突然长叹一口气,长胳膊一伸,挽住马龙的脖子,手就搭在马龙的胸前。马龙没反应过来,楞撞在张继科的胸膛上。


“…你干嘛!”

“别紧张,小弟和大哥套套近乎,好哥们嘛,别人不会觉得奇怪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
张继科这话确实在理,可是这一下子他们靠的也未必太近了些,马龙呼吸有点不稳,大约失明以后其他的感官有所增强,他清楚闻到张继科身上的淡淡的洗衣粉味道,衣料摩挲着他的脖颈,很痒,像是牛仔衣。


不过这种程度的“护驾”可以说是十分让人安心了,马龙的注意力也终于从脚下,转移到了别的地方。


他感觉到晚风,清凉的气流里混合着绿叶的味道,偶尔听到某户人家的泰迪的一两声叫唤,脚每踩一步,都有清晰的脚步声,是踩青石板路上的那种声音,张继科大概已经把他带到人工池边了。


“马龙,今天的月亮特别好,湖面都银亮银亮的。”

“可惜我看不见…”马龙苦笑了一下。

“看不见可以感受啊。”张继科说完就从勾肩搭背转换为拉拉扯扯,马龙一脚踩在软绵绵的草地上,有点发慌,不太敢往前走。


“走啊,有我在呢。”


最后张继科握着马龙的手臂,让马龙“捞了一把月亮”,湖水冰凉,摸完马龙立刻就把手上的水全抹在裤子上,但那种冻得酥麻的感觉还是沿着手臂一路蔓延到心里,他的眼前虽然一片漆黑,但他远比光明时感受到的多,他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很快,像是从来没有什么热切的活过一样。


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走出家门了,不知道。



已经不早了,回去的路上马龙问张继科要不要睡客房留宿,张继科说洗漱什么的不方便,他打车回去,要是阿姨打小报告说我骗吃骗住怎么办。


09


张继科一大早起来,许昕一边含着牙刷,一边向张继科号丧,说学校礼堂的音响烂的和屎一样,《告白气球》能放成“扎破爱情”,求支援。


他们月底有一场舞会,也就是变相的相亲大会,可悲的是张继科和许昕两个对爱情无向往者偏偏是负责人之二。


“我之前有一个同学,家里就是贩卖高级音响的,我去问问,趁今天下午没课,我正好可以去看一下实体。”


“你下午不是要伺候老板吗?”许昕又捅了捅嘴里的牙刷。


“请假呗,你可欠我一人情啊。”张继科一副要敲诈的表情。


“靠,我和你什么关系?老铁好吗,他和你什么关系?肮脏金钱交易好吗。”


张继科哼了哼,探脑袋看了眼窗外,给马龙发微信。


“今天晴天,就是天上云有点多。”

“另外…今天我能不能请个假?”

对方过了一会儿才回:“可以。”

“都不问旷工理由啊?马老板对员工真是太好了。”

马龙语中带笑:“那你说说。”

“学校月底有个舞会,我是负责人之一,我们礼堂音响不行了,我下午得去看看能不能租一下或者别的什么办法。”


马龙心里略微有点羡慕,相当于他来说,张继科的生活可丰富多了。


“嗯,批准了。”他说。


张继科哈哈笑了笑:“无聊就发微信给我,我有空立马就回。”


10


马龙叹了口气,这一天这么长,他一个人该怎么过呢。


正琢磨着,书房的门被人打开,是他母亲的声音。


“龙啊,好好休息,下午我们去医院复查。”


马龙捏紧手上的手机,干巴巴答了句好。


———

传说中的“日更”

发现调整进入学习状态并不轻松啊!!而是懒癌患者的化疗啊!!

qAq




2017-08-20藏龙卧虎
评论-20 热度-173

评论(20)

热度(173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