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集之——

如果全员杀手的话


周雨是个优秀的杀手,道上红人,一般不参加公开竞标,只接马先生过滤的单子。


周雨杀人都戴手套,黑色皮手套,很冷酷。


樊振东很崇拜周雨,很很很崇拜,在杀手学校的时候,每天都要看名人墙上周雨的证件照,看上三分钟。


长得撩人,还会杀人,真是气人。


他愈发努力的学习,他期盼着有一天能见上周雨一面。


古语有云:缘,妙不可言。


樊振东在某夜给自己加练,回去的路上,在宿舍楼的拐角处一不小心看见张教官和马先生在亲嘴摸屁/股。


第二天,他被叫到张教官的办公室,张继科说:说吧,要什么封口费。


樊振东有贼心有贼胆:“希望马先生能撮合我和周雨搭一次活儿。”


活当然撮成了,樊振东和周雨配合潜入黑帮老窝,樊振东全程秀操作,周雨基本上没怎么动手,樊振东最后还特给面子的让周雨去崩最后一枪,目标倒地,鲜血淋漓。


搞完活儿他们去庆祝,去小酒馆喝酒,凌晨一起站在路口吹风,从格斗技巧聊到职业操守,带锋的信仰和最喜欢的匕首。


樊振东终于有机会问出他心痒痒了很多年的问题:按道理,杀手对武器的手感有着极致的追求,大多数人除了非戴不可不会拿起手套,为什么你一直带手套办事呢?


周雨没有回答他。


樊振东心说行吧,应该是大佬的小癖好,没有理由的。


回到他们先前蹲点住的民宅,周雨脱上衣准备洗澡的时候,樊振东发现周雨手臂上的一个不小的刀口,已经做了临时处理,周雨说没关系,樊振东说感染怎么办,积极地拿来医药包要给周雨消毒包扎。


周雨挺喜欢这个真诚的小孩,也就没有拒绝。


樊振东握着周雨的细胳膊,心里雀跃的要命,纱布缠的慢的不能再慢。


结果,他完成包扎的时候,周雨轻喘着说谢谢,面色潮红,樊振东下意识地去瞄周雨的裤裆,居然有反应了。


周雨低估了病情,樊振东刷新了三观。



回到学校,樊振东听见有人议论周雨的事情,说的是:怕是和张教官有一腿,见个面都面红耳赤啧啧啧。


樊振东把人揍了,被押送到张教官办公室。


马先生居然在。


樊振东:“龙哥,你评评理,有人说周雨和张教官有一腿。”


马先生淡淡地看向张教官。


张教官慌了:“我以前不知道周雨有那…毛病,一次组织会议碰到了,我想和他握手,我手都伸了,结果他朝我笑笑点头,我心说丫怎么这么拽,就抓了他手硬握…”


“结果他就脸红彤彤的,还喘…周雨的病,你知道的。”


马先生说:“哦。”



于是有了这样的生活片段:

【讨论病情】

“简单的触碰,就能…让你那样,那如果是深情的抚摸,你会怎么样?”

“会爽死吧,可能。”


【碰上变态】

那光头美滋滋地看着被五花大绑按在地上的周雨,勾着嘴角说:“我听说,大名鼎鼎的暗刀雨,有个隐晦的小秘密。”


雪亮的刀锋割开周雨的衬衫,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里,光头忍不住用力掐了掐,周雨立马惊喘了一声,从耳根红到脸颊,颤抖着夹紧双腿。


“卧槽,居然是真的,真他妈骚!”


砰!!一声枪响。


樊振东从墙上跳下来,狠狠地踢了踢倒地的光头,“操你妈。”


解决另两个目瞪口呆的小弟,樊振东立刻帮周雨松绑,他着急地问:“有没有受伤?”


周雨紧闭着眼,额头上满是汗珠,“小胖…我好难受…”


【讨论感冒】

周雨:“我可能昨天空调吹狠了,好像有点感冒,头好晕。”


樊振东:“不会发烧了吧,我摸摸。”


樊振东撩开周雨额前的碎发,温热的手掌覆在周雨的额头上,握枪的老茧硬邦邦地贴着他的皮肤。


“现在…可能…真的发烧了。”


【尬聊】


樊振东:“你小时候玩你拍一我拍一的时候,鸡儿很累吧。”


周雨:“……”


【关于荤话时间】

张教官:“有什么好的前戏idea?最近性/生活有点贫瘠。”


樊振东:“…前戏是啥。”



【更多玩法 敬请期待】
【并没有】

———
特殊操作使人快乐。

【超敏感一碰就石更】设定来自之前看的一个日漫,译名是:《口是心非》

提供给大家,欢迎发掘新玩法,从此以后,吃肉不愁。

嗝。

评论-24 热度-144

评论(24)

热度(144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