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獒龙】I see you 3

现实向/小火慢炖/有点羞耻

2


马龙坐在后座,双手放在腿上,一只手紧捏着手机。


二老有的没得的聊了一些事情,马龙没有仔细听,他脑海里只回荡着一件事:他要去看医生了。


“农啊,你怎么不说话呀,是不是有点紧张啊?”先生瞄了眼后视镜,白纱布依旧工整的缚在儿子的眼睛上,先生相信,即使没有这层纱布,儿子的表情一定仍是平静的。


儿子总是这样,太稳,太沉,像打一拳就闷声陷下去的沙袋,像掀不起风浪的海。


二老也不明白,究竟是管教过度,还是管教缺失。儿子的失明让他们措手不及,他们慌张地围在儿子的身边,儿子却摇摇头,说你们忙,我没关系。



夫人挽着马龙的胳膊,即使儿子的步子迈的很稳,但女人的敏锐还是告诉她——他很紧张,甚至有点害怕。


“龙啊,你还是很怕见医生吗?”


马龙没有回答,他抬头向上看,记忆里,他应该已经站在那栋洁白的建筑的脚下,那些反射着日光的一块块小窗,在蓝天的映衬下,看上去应该很平和。


马龙捏紧拳头,不停的对自己说,医院是个好地方,能救人能让伤口痊愈能让自己重见…


夫人用双手轻轻的包住他的拳头,泛白的指节渐渐恢复了血色,夫人温柔地摩挲着儿子松开的手,轻声道:“没那么难的,你要相信自己。”


马龙低低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

一路上算是顺利,除了让马龙不安的电梯,和几级不得不爬的台阶。


在进诊室之前,他还是忍不住乘父母和医生打招呼的间隙,给张继科发了一条信息。


“我在医院。”

张继科立刻回了:“生病了?……是眼睛?”

“嗯。”

张继科语气轻快:“坚持就是胜利,加油!”


马龙绷不住笑了。


张继科啊,张继科。


他把手机塞回口袋,长吁了一口气,对一旁的夫人道:“妈,扶我进去吧。”



另一边,张继科正在公交车座椅上。


他把手按在车窗玻璃上,立即感受到了马达的热情,他盯着手指颤出的虚影,在想刚才的事情。


其实他不知道马龙有多怕,他只是觉得马龙不喜欢听自己的病情,而那个医生有可能会一脸苦大仇深,严肃的讲:马先生,你情况很危险啊。


噢,对了,他压根看不见医生的臭脸。


张继科被自己逗笑了。



医生问了一些例行的问题,马龙一一作答,之后又被领着做了四五项检查。最后检查结果出来,马龙难得被允许和父母一起听。


“生理上恢复的很好,各项指标都正常了,恢复视力应该只是个时间问题。”


马龙蹙了蹙眉,时间问题,上次好像也是这么说的。


但这个消息并没有让他很沮丧,说实话,他已经习惯了。


12


张继科搞定音响的事情回来,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,他瘫在自己床上,看手机,马龙从上午之后,一直没有发信息来。


“眼睛怎么样?”张继科问。

马龙回的很快:“医生说恢复的还可以。”

“大概…什么时候能看见?”


马龙想了想之前父母下的那个应聘广告,里面说——两个月。


“大概两个月。”

“真得两个月啊,那你可得错过我出汗出力的舞会了。”

马龙笑了笑:“我去了又怎么样?我也不会跳啊。”

张继科道:“一般正儿八经上去跳的都是感情稳定的情侣,活脱脱恩爱秀,咱们在底下聊聊小天,看看姑娘就可以了。”

“不过…两个月也好。”张继科又道。

“怎么又好了?”马龙笑问。

“…我之前的存款,加上你那边的工资,应该可以买辆小摩托了,可以带你去吹风。”

“别人都是励志买宝马,你却买小摩托,到时候可没姑娘愿意和你走。”马龙打趣。

“没有姑娘,就找小伙呗。”


马龙顿了顿,问道:“…你是gay吗?”


张继科本来只是随口说说,没想到马龙会这样问。


他想了想,说:“该项目仍在开发中。”


马龙哈哈一笑,道:“明天见。”

“明天见。”


张继科把手机丢到一边,望着漆黑的天花板。


另一边,马龙也一样。


13


“早,居然下这么大啊。”张继科一边按着手机发微信,一边推开窗子,哗啦啦的雨声泻进来,窗台上跳动的雨珠溅到他的黑背心上,成了一块暗色的印迹。深秋的雨,带着凉,张继科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
马龙望着书房的落地窗,歪了歪头,说:“嗯,听见了。”


“这种天…”张继科把窗子关小,搓了搓冻凉的肩膀,“就应该吃辣乎乎的火锅,痛快。”


张继科一说,马龙便有点心生向往,失明以后去哪里都不方便,火锅店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了。


“我今天没课…要不然就今天中午,我们吃火锅怎么样?”张继科问。


“我…”马龙刚想说眼睛的事情,张继科打断他:“去你家,把许昕带上,让阿姨去买菜…?”


“今天阿姨有事,不在家。”马龙说。

“真的?那你本来午饭准备怎么办?”

“…我妈帮我点外卖。”

张继科笑道:“看来你白捡了一顿午饭。”


“那我和许昕去买菜。”


一旁歪在床上的许昕听见有人call他,立马坐起来问有什么好活动,张继科扭过头去讲去老板家吃火锅,许昕问怎么去下这么大,张继科说方博不是买了新车了吗…


电话另一头的马龙,忍不住扬起嘴角,听这两个大男孩你一句我一句的商量事情,觉得心里很暖,你瞧,都有人愿意带着瞎子玩了。


“哦,那个…我们还得带个方博,许昕的学弟,车是人家的,咱不能白坐人车,行吗?”张继科问。


“当然可以,人多热闹些。”马龙笑着说。


张继科的手机好像被人抢去了,传来噗噗的气流声,接着是许昕的声音:“能带啤酒吗!”马龙听的很细,这句话后,有张继科很小的声音:你喝醉了耍酒疯怎么办。


“能,我好久没喝酒了。”


手机又回到了张继科手里:“不忌口?你喝醉了怎么办,本来就看不见,然后又晕乎,不撞着墙都难。”


“我不是雇了你吗?”

“对哦…”


14


“来了!”马龙摸着墙,一点点挪到大门前,开了门。


“嚯,外面下得也太大了。”先进来的是许昕,他甩了甩头发上的水,把手上的两打啤酒放在门边,给马龙来了个热情的拥抱。


后面的张继科斜了斜眼。


“师哥!好久不见!”许昕拍了拍马龙的背,眼睛蒙着纱布的师哥有点措手不及:“是啊…好久不见。”


“认亲能别堵门口吗,后面还有人呢。”方博忍不住吐槽。


杂乱的脚步声,塑料袋落在地上的声音——马龙安静的站在一边,认真地捕捉着信息。


“你好,我叫方博,是许昕的学弟。”


马龙估计方博朝他伸手了,自己却不知道方博的手在哪个位置,还没来得及发愁,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握住他的手腕,把他向前领了领。


成功握到了。


方博发现自己考虑不周了,忙道:“不好意思啊,龙哥,我没想到你…”


张继科打岔道:“我想到就行了,先说好,今天我照顾马龙都不许碎嘴啊,病号最大。”


马龙被他说得心头一动,默默按了按自己的胸口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。


方博和许昕连忙说OKOK交给你了。


接下来场面变得非常混乱,三只小菜鸡和厨房相爱相杀,造诣稍深些的马龙却只能坐在餐桌上“听”战。


“盘子在哪啊?”

“是不是那个柜子啊?”

“生抽是哪个?”

“得了吧还调酱呢,先把菜切好吧先。”

“哇塞,老张,你这刀功绝对娶不到老婆的,你还不如不切呢,有这么不规则的土豆片吗?”

“叫你买那么多菜,洗都洗不过来。”

“这个电磁炉好高级啊,不会使。”

“对得起理工男吗,我看看。”

“我去,你别瞎点,怎么灯全亮了?”

“谁去百度一下说明书啊?”


…………


好在,火锅终究还是被三个臭皮匠给搞定了。


马龙拿着筷子正襟危坐,对着面前冒着热气的一片黑暗,束手无策。


张继科笑着捏了捏他的肩,拿了个碗搁到马龙面前,朝里面倒了点方博调酱,说:“我给你拿了个碗,菜我来夹,你直接用勺子扒就行,想吃什么,我们买了很多,基本上该有的都有。”


马龙说:“想吃丸子。”



———

由于种种原因,今天只能卡在这里。

下趟有肉,嗯,喝醉了。



2017-08-25藏龙卧虎
评论-31 热度-122

评论(31)

热度(122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