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集之——

金主说


方博去签合同的时候挑了个三更半夜,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,只留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和保安对瞪。

保安很不安,直到六号别墅那个新搬来的老板来电说:“让他进来”,才放方博进去。

方博一路小跑,中途迷了一回路,终于气喘吁吁地站在许昕家门口。


许昕胳膊撑在门框上,饶有兴趣地打量这个前两天他从酒局上挑来的十八线小明星。

当时觉得这小明星长得面善,很和气。小圆脸红通通的歪着,和谁说话都笑眯眯的,挺顺眼,就约来了。

方博扯下围巾,心虚地瞄了许昕一眼,妈唉,浴袍,果然这么快就要…

“行了,快进来,我都冷死了。”许昕说。


地毯看着好高级,沙发看着好贵,吊灯…好闪。

方博在奢华的沙发上坐立不安。屋里暖气太足,他蹑手蹑脚的脱了外套,又不敢搁沙发上,只好拘谨地抱在怀里。

许昕进屋里拿了合同出来,瞧见方博这一脸“英勇就义”就忍不住笑出声:“衣服抱怀里热不热啊?就撂那儿吧。”

方博一愣,忙道:“哦哦,好。”

许昕刚把合同递到方博面前,方博接过许昕手里的笔,二话没说埋头刷刷签了大名。

“你确定不看一下?”许昕没见过有人签卖/身/契签得这么笃定的。

方博抬头,朝许昕一笑:“反正都是不平等条约,眼不见心不烦。”

许昕也笑了,说:“行,那你今天先回去吧,明天就直接来我公司接通告。”

哎?

怎么让我走了,不是应该…

许昕见方博一脸诧异,心中了然,说道:“我没那么急。”

方博被识破了心思,脸颊微红,一把抓过外套,起身,说:“…那那我走了,再见。”

许昕目送这个冒冒失失的身影离去,消失在窗外的浓稠夜色里。


第二天许昕起了大早,约谈某导演,许昕眼界很高,几经斟酌才选下一部剧给方博复出用。

本来谈得蛮好,但许昕一提方博名字的时候,对方的脸色立马难看起来,只是一个男三都不大乐意让出来。

许昕用食指和拇指捏住镜框,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,他轻推眼镜,冷冷地盯着对面的嘴脸。

“方博是我的人。”

某导演一愣,立马喜笑颜开,奉承道:“嗨…您不早说嘛,这个男三准是您…不,方博的。”


虽然许昕事先已经和方博交代过男三稳是他的,试戏只是一个过场。方博还是兴致勃勃的准备了好几天,这可是他被封杀以来第一次接戏,兴奋的不行,台词背的滚瓜烂熟,动作表情练了百遍,最后信心满满地去试戏。

许昕当时也在场,他清楚的记得那个青年穿着简单的毛衣,从人群里走出来,看上去不太起眼。念起台词却神采飞扬,活脱脱一人/民/子/弟/兵的精神气。

许昕本来也顾虑兵/蛋/子这种角色会不会对于方博来说太硬气比较难驾驭,结果方博完全超出他的预期。

在场的人也被惊艳到了,不自觉的为方博鼓掌。

掌声雷动,方博才缓缓从角色里抽离出来,他看向人群,无意间同角落的许昕对视,目光里还残留着军人独有的坚韧。

许昕愣住了。

惊鸿一瞥。


艰苦的拍摄过程。

因为是军旅题材的戏,方博接戏以来就一直跟着剧组混迹深山老林以及偏僻的射击场。这半个月简直苦不堪言,但只是肉体上的。精神上方博一直热情高涨,享受着重归镜头前的每分每秒。

许昕本来就忙,而且方博是又在深山老林,所以一直没来探班。同时方博也借此松了一口气,偶尔也会想,下次和许昕见面,许昕会不会就很急了…


许昕带着一车热咖啡奶茶来剧组的时候,是晚上,许昕在剧组晃了一圈,没瞧见方博,小助理解释:“博哥还在山里拍戏呢,夜戏。”

“拍夜戏?这都几点了?”许昕看了眼手表,十一点半,本来山里的昼夜温差就很大,现在又是冬天,山上得有多冷,而且晚上黑灯瞎火的出了事怎么办,他是把人送来出名的,不是送来受罪的。

“我要上山,带路。”许昕板着脸。

小助理瑟瑟发抖,以前老板也没这么瞎搞的啊…天…我也要爬山了,问世间情为何物,只叫人思来想吐(划掉)。


方博正在拍一场潜伏进敌军领地的戏。戏是反季节的,虽然军/装本来就厚实,方博还在里面加了线衣,但是大晚上在室外,还是山上待俩小时,穿多少都是没用的。方博觉得自己除了脑子,就没有啥利索的地方了。

许昕到的时候,导演刚刚好喊卡,方博嗖的一下站起来,拎着/枪嚷嚷:“老/子的大棉袄呢!操/冻死我了!”

许昕想,很好,这就是我包/养的金丝雀。

方博看到许昕的时候吓了一跳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许昕挑眉:“我投资的剧我还不能监工了。”

“你戏拍完了吗?”许昕问。

方博往自己的军大衣里缩了缩,脑袋只露出半个,含糊道:“刚才那条应该能过…我今天的戏就算完了。”

正巧,小助理跑过来说过了,可以下山了。许昕方博便跟着大部队一起下山,为了追求丛林的真实性,剧组挑的这个位置很刁钻,离盘山公路有一段距离,许昕就是爬了一小段路上来的,其间差点滑倒一次,认识到这里的危险性,所以和方博一起返程的时候,许昕格外小心,老是提醒方博注意脚下。

“能不磨叽了行不,我又不是小孩,路还不会走了?”方博闲许昕烦。

“嚯,是不是我平时和你客气惯了,咱俩谁等级高一点?”许昕反问。

“你,你高,老板。”方博敷衍的说完,脚底突然一滑,整个人身体失衡,几乎要仰面摔倒。许昕眼疾手快,一把扯住方博的衣领,硬是把人半拎了起来。

“打脸不。”

“打,好疼,请老板撒手。”

许昕撒手,却又用另一只手兜住方博顺势倒下的腰,把人半圈在怀里。

“卧槽!”方博吓坏了,“你你你放开,这还有有人呢。”

许昕瞬间领悟到调/戏的乐趣所在,本来只是想逗他玩玩,但没想到逗他这么好玩,那就…

使劲逗逗呗。


“方博儿,我有点急。”

“卧槽!”


———

突然发现金主大有聊头,所以这个脑洞想到哪写到哪,he,有甜有虐,不认真。

坑啥的,再议,催的话,可能有效。

晚安。





评论-51 热度-290

评论(51)

热度(290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