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集之——

请勿放弃治疗


张继科赶到的时候,人已经推进手术室了,他赶忙换了鞋进更衣室,洗手,进手术室,小护士说刚刚恢复呼吸。

中途出血了一次,张继科捏止血钳的时候偶然发现这位病人白得很,鲜血从切口溢/出,滑过白皙的皮肤,颇有几分病/态的美感。

但张继科不好这口。


折腾到凌晨四点,张继科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不觉得困,主要是脑仁疼。救人一命的成就感让他精神上保持兴奋,肉体是真跟不上了。

他照旧躲在男厕所里“事后一支烟”,看着窗外泛白的天空发呆,尽情享受精神高度集中后的松弛感。

离开的时候路过ICU,张继科朝里面看了一眼,刚刚死里逃生的那个幸运儿正安详的躺在那里吸氧,像是在做好梦。

活过来就好。张继科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然后回家补觉。



张继科痛恨实习生,痛恨,无比痛恨。

以前还会兴致很高的扫描一下里面有没有美女,现在“上了年纪”已经完全不痛不痒了。

他对实习生这一物种的评价精简为:屁话屁事一堆。

而刘科长决定让他带着孩子们查房,理由是:态度不端正是哇,就你了。


当张继科带着“身为好爸爸我不带熊孩子谁带熊孩子”之类的情绪踏入今天的第一间病房的时候——马龙正在看书。

马龙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开,打量进来查房的医生,领头的那个挺帅,黑衬衫白大褂,后面跟着一群探头探脑的实习生,挺风骚。

那医生先问了几句隔壁床和马龙的病情如何,后讲解了一番。声音沉稳,那些复杂的医学名词更衬这人专业、精英。

马龙瞄了眼他的胸卡,上面写:

张继科  主治医师

胸外科


张继科一进屋便注意到靠窗床位的那个病人,倒不是因为这是个面容姣好,病号服也能穿出气质的小哥,而是因为他的床头柜上空空如也。

这个病人他有印象,就是前几天因为突发车祸送来的,他陪这小哥折腾到凌晨四点来着。

怎么说都已经来了几天了,就算没有要好的朋友亲戚来探望送礼,他的爸妈也应该到场伺候着了,桌上也应该有一杯热水,一包抽纸之类的吧。

他床头柜上却什么都没有,这实在不符合常理。


一圈房查下来,终于送走实习生,张继科口干舌燥,也没急着喝水。第一件事就是满足自己该死的好奇心,跑去护士站询问那个小哥的具体情况。

小护士按耐不住见男神的冲动,通红着脸翻了翻病历,说话有点结巴:“您是说的302的马龙吧…确实这两天没人来看他,医药费都是…让我们帮他刷卡…”

“那他生活起居怎么办?”张继科问。

“不太清楚,可能是…隔壁床的帮忙?”

“稀奇了。”张继科说。 



下午的时候,樊振东来了。

樊振东一见马龙头上裹着纱布,身上还插着管子就忍不住地掉眼泪,不停地用袖子抹眼睛,挪到病床边,半蹲着抓住马龙的手,哽咽道:“…龙哥我对不起你。”

马龙先无奈地笑了笑,又叹了口气。

“徐哥怎么说?”

马龙从住院起就告诫自己,既来之则安之,好好养病。却没想到脑子一闲下来,关于任务的事情还是如潮水一般涌来,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欺骗和隐瞒已经成了他的习惯。

樊振东揉了揉通红的眼睛,小声说:“徐哥说风头过了就来看你。”

马龙点点头,心里已经有数。

“他没有为难你吧。”

“没有…”樊振东一听这话,心头又发酸,泪珠不争气地滚落,“龙哥…你别老想着我,你…你要好好的。”

“我现在不就是好好的吗,不许哭了,再哭就影响我心情了。”

樊振东垂着头,硬是把抽噎给憋回肚子里。

“你要真想帮我,就帮我把我的换洗的衣服拿来,再帮我雇个护工。”

樊振东诧异的抬头,马龙接道:“怎么,还指望你伺候我呢?”


第二天查房,张继科意外地望着马龙床头柜上的水果篮、热粥、咸菜。

床上那位像是刚刚睡醒,懒洋洋地抬眼,朝正审视他的张医生挑了挑眉。

张继科趁着放任实习生研究隔壁那床大爷的空,站到马龙床边,先指了指那水果篮,后小声了一句说:“昨天我看你这儿啥都没有,我还以为你人缘不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
这时,护工阿姨拎着马龙的换洗衣服进来,马龙坐不起来,只能摆摆手,客气地和阿姨讲怎么怎么放。

“你家里怎么没人来照顾你?”张继科忍不住问。

马龙苦笑了一下:“我父母在外地,C城我第一次来,没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,我还没敢告诉二老呢。”

张继科表示十二分的理解。

由此一来,两人算是认识了。


日常查房,张继科总和马龙聊上两句,话题很狭隘,不是病情就是天气,没办法,住院就是难受加无聊。

直到某天,马龙隔壁床的大爷出院,当时张继科作为主治医师站一旁欢送,从大娘收拾细软开始,马龙就兴致勃勃地盯着,眼神无比雀跃。

张继科踱步过去,问道:“想什么坏心思呢?”

马龙内敛地笑了笑,做了一个“凑耳朵过来”的手势,张继科一顿,马龙少有这样顽皮的时候,微微弯腰,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的很近。

那人鼻息安稳,呼在张继科的耳畔,张继科突然有点紧张,一只手撑在病床上 。

他小声说:“今天晚上有联赛昂。”

张继科觉得心尖像是被撩了一下,微微发烫。这个男人有点…过分可爱了。

“你也看球啊?”张继科问。

“我怎么不看。”

“站在医生的角度。”张继科重新站直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不建议你熬夜。”

“那站在朋友的角度呢?”马龙挑眉。

“我有啤酒喝,你没有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。



———

这是之前的一脑洞,已经构思完整了,就是因为懒搁那儿没碰hhh

也是希望能挤时间把这个故事讲完,我很偏爱这个故事啊。

he,虐可能大于甜。

忍不住剧透:龙哥身份不简单hhh

晚安。



评论-23 热度-132

评论(23)

热度(132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