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集之——

ABO双警花


C城警局有双警花,张继科和马龙。

前者是公认的,全局呵护,就为自家三姑六婆留个说媒对象。

后者是私认的,张继科的恶趣味。


小警花平时很正儿八经的,规规矩矩梳个背头,抹油铁刘海,和人说话不亲不热的,办案子的时候人更冷。

大警花平时就是个滑头,经常乱糟糟的,胡子拉碴,叼着包子问小警花,案子有没有进展。

局里公认大小警花不对付,相看两厌,争功仇家。

张继科明白双A相斥的道理,但是不见得这么斥啊,怎么说也是同事,来日方长,应该换个思路。

张继科觉得应该用欣赏的眼光看待小警花。

连盯两次被发现以后,换来一句。

“你有病啊。”


人无完人,在张继科第二十七次破案率低于小警花的时候,张继科进行了这样深刻的思考。

不存在无懈可击,我一定要找出这人的猫腻(大家不要模仿该消极思想)。

很快,张继科有了收获。

某次,张继科趁小警花低头翻卷宗的时候,凑过去闻了闻小警花的后颈,小警花当时那个表情,哎呦,真凶。

“想听听评价吗?”张继科举双手投降。

小警花冷眼看着张继科,一言不发。

“你A味不正,找不到女朋友的。”


A味不正,这问题很严重的,这年头除了脸就是看味,味的好坏直接关系到/性/生活是否和谐。

小警花的味,真不行,太虚,软绵绵的像个B佬。

嗯…有没有可能是O佬,算了吧,一O发展成他这样,暴殄天物。


雨夜,特大杀人案,犯罪现场血气冲天,不堪入目。

暴/虐的alpha气息混合着血腥味,除了张继科许昕几个年轻气盛的alpha还算轻松,其他的警员都头皮发麻,忍耐着alpha气味的强烈攻击性。

张继科在地板上发现一块碎了的怀表,习惯性地发问:“马龙,怀表你懂不懂?”

没人回答。

张继科转头问一边忙活的许昕,许昕说来的时候一起来的啊,跑哪去了?

张继科抬头看了眼窗外,雨点重重敲击着窗玻璃,这种动静令人很不快。

“真事儿。”张继科念了一句,调头出房间找人,黑不溜秋的暴雨天,张继科真不希望再多出什么事儿来。

出门一望,张继科瞧见马龙跌跌撞撞地朝停在不远处的警车走去,张继科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受伤了,怎么这个步调的?

他立刻飞奔过去,而马龙已经抓着了车门,费力的拉了又拉,车门纹丝不动。

“马龙,你没事吧?”张继科一把拍在马龙肩上,马龙一颤,居然软倒下来。张继科吓了一跳,赶紧把人馋住。

马龙的脸色惨白,虚弱的微睁着眼,冷冰冰的雨水拍打在他的脸上,生疼。

“哪伤着了?”

“说话!”

马龙吃力地看着眼前张继科已经迷糊的虚影,动了动嘴唇,“送我回去…”。


张继科几乎是把马龙背进他家的,手忙脚乱的从马龙身上找了钥匙,开门,关门。张继科把人拖到沙发上,自己也累的够呛,一屁股坐在马龙对面。

屋里,没有雨水的干扰,人也渐渐冷静下来。

这时,空气中居然冒出一丝omega的香甜。

“我靠。”

“你搞什么?”张继科站起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马龙。

马龙拧着眉头,极力压抑着喉咙里喘息,只漏出急促的呼吸声。

他紧闭着眼,下意识地仰起脖子,残留的雨水顺着脖颈滑落,外衣是张继科帮他脱的,里面那件灰体恤也已经湿了一半,勾勒出性/感的腰身线条。

马龙的语气依旧很冷,漠然陈述已经发生的事实。


“发/情。”


———

就图个刺激,没有后续。

午安。


评论-24 热度-121

评论(24)

热度(121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