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集之——

请勿放弃治疗2


晚上的球赛看的不是很顺利。

先是马龙那房的电视信号不好,张继科揪着一堆五颜六色的电线研究半天,后是俩人怕球赛动静太大被护士长“捉/奸”或是隔壁病房来敲门投诉,所以马龙按了静音。

马龙窝床上,张继科坐在床旁边的小板凳上,共享了这场默片。

“至少咱们球队赢了。”马龙说完,扭头看身边的张继科。

白大褂被脱下来挂在一旁的衣架上,还是那件黑衬衫。张继科垂着眼答应,他正一只手托着下巴,下巴上冒出青黑色的小胡渣。

马龙只看了一眼,立马把眼神缩回来。

有点性感。


怎么说呢,男人间的友谊,就是要一起经历点什么事情,才会更进一步,虽然半夜看场哑剧球赛不是什么大事,但也算得上是偷偷摸摸的“共患难”过,由此,两人不知不觉间变得要好起来。

张继科只要有空就去302溜达,总会捎点小水果啊,青团啊,二姨妈送的鸡汤啊,和马龙边吃边聊。张继科和马龙侃他碰过的奇葩病人,马龙鼓囊着嘴,笑盈盈听张继科扯皮。

住院部的小护士们都疯了,我去,见男神的次数就没如此之高过!302究竟住了何方妖孽,求科普!

护士站官方消息,一白净男性。

大部分护士姐姐长吁一口气,还好还好。少部分护士姐姐蠢蠢欲动,整天轮流蹲点,在302门口探头探脑,坐等发糖。

张继科拎着零食推门进302的时候,总是后背发凉。扭头一看,三两个小护士推推搡搡,用病历簿捂着嘴,不知道在嘀咕啥。


一晃,一个月过去了。

这天,天气很好,病房透亮,阳光洒在马龙的床脚,那一小角的光影莫名可爱,马龙便从被子里伸出一只脚,动动脚趾,努力够到那一小角的阳光。

然后,张继科进门,马龙赶紧把脚缩回来。

张继科双手揣在白大褂里,晃到床前,马龙同他问早。

他翻了翻马龙的病历簿,照常谈病情:“前两天的化验的指标都挺好,你恢复的不错,但我还是建议这一个阶段过去之后,做一个后续的复健治疗,能够最大程度的减轻…”

“继科儿。”马龙打断了他。

“干嘛?”

“腰麻了,扶我坐起来。”马龙双身撑着床,像是不能动的样子。

张继科走到床边,弯腰,双手伸进马龙的胳膊肘,小心翼翼地往上提。

他和马龙靠的很近,无意间闻到马龙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,抬眼一瞄便看见马龙白净的脖颈和病服领着遮了一半的锁骨。

这人受这么重的伤,在医院里泡了这么久,却一点没沾上这儿的伤病气,该水灵水灵,该干净干净,真的把自己照顾的很好。

张继科没忍住,偏头吻了上去。


马龙本来在看张继科的头发,嗯…短短的,就突然感觉到脖颈那儿一热,什么柔/软的东西碰在那里。又感觉到张继科在舔…他一把推开张继科,羞恼地把脸偏到一边。

张继科看见马龙从耳根到脸颊都红了个透熟。

两人都有点尴尬,沉默了几十秒,张继科终于开口:“…那个,我还有事,复健的事情咱们下次再聊。”

马龙没回答,张继科自己离场。

门一关,张继科就忍不住握拳喊了句yes,没白主动!马龙那反应,那表情,那眼神,没跑了。


吊桥效应。马龙盯着关上的门,在心里不停重复这个词。

当一个人出于弱势或危急情况时,会错把此时的心跳加快理解为心动,而迅速催生好感,产生依赖心理。

这方面的心理知识他早已滚瓜烂熟,他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他很会控制、管理自己。所以在一开始认识张继科的时候,在俩人渐渐熟识的时候,包括刚刚发生的一切,他都归结给这种正常的心理反应。

可是用这来解释自己此时此刻整个胸口都在隐隐发烫,心跳声隆隆作响,真的足够吗?

吊桥效应。

马龙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呼出来。看来真是被车撞糊涂了,真真假假都有点分不清了。

当务之急,不是张继科,是他有更糟的预感——要发生些什么了。


这一个月都没有人来看马龙,这一点张继科是相当确定的,除了马龙刚住院时那个帮他请护工的小胖子,就没有任何人来过。

这也就是张继科现在如此诧异的原因。

他站在302门口,带着马龙今早的化验单,正准备敲门进去,却透过门玻璃先睹里面的情况。

有两个男人来看望马龙,一个站在床尾,穿了件黑色的皮衣,手揣在口袋里,缩着肩膀,背对着张继科。

直觉告诉张继科站在那儿的,不是善茬。

另一个坐在床边,穿了一件土黄色的夹克,从张继科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他的侧脸,看上去四十来岁,正和马龙交谈着什么。

而床上的马龙正冷着脸,像是心情不太好的样子。

张继科别的不知道,但他知道从他认识马龙以来,马龙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表情——哪怕是扎针或是伤口疼,都不会做出这样的表情。


马龙遇着事了。


———

听说最近风声很紧,所以咱们就亲朋好友相互传阅安利吧。

记得给我评论就行hhh

再改名字剁手,陆一,没啥寓意,看着顺眼…读着顺口…

感觉越写越认真,这很不妙。

晚安。



评论-30 热度-84

评论(30)

热度(84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