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复健|昕博】早春

突然诈尸/春天系恋爱/平安喜乐


1.

春天是个曼妙的季节,我的室友,张继科同志,年方二八(九),未娶未嫁,连女朋友都没有。她妈应该是考虑到在国家队的军事化管理下,儿子要是再不结婚,张家的香火堪忧。

所以,这段时间,张继科不是在打球,就是在相亲。

我听了觉得听了觉得挺好笑的,逗他说:“微博女粉808万,随便挑,需要相亲?”

张继科摸摸下巴,道:“那不行,我要找的是那种慢慢处出感觉的。”

我失笑:“那你不如找马龙,你俩处最久。”

张继科白我一眼,道:“那你就找方博。”


2.

说到方博我想起来了,丫喜欢我。

他进一队没几天,我就感觉后背凉飕飕的,每次转头却又一切如常。终于有一次他被我抓了现形,我们的视线相撞,那也是我第一次认真的看他,别的没什么特别的,倒是他那教科书一般的小白脸和灵气的大眼睛,使我印象颇深。

他见我发现了,立马转过头去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我小跑过去,问他:“你老看我干什么?”

他道:“瞅你咋的。”

“你这什么态度?论辈分,你得喊我叫哥知道吗?”

他朝我比了个中指。

当时我一味觉得来者不善,现在想来是他表达爱意的方式太过隐晦,我呢,又不是什么善于感受的人,所以呢,咱方博同志的暗恋生活前期过的着实苦逼了一点。

好在,我反应快。


3.

酒是好东西,若没有它,不知道多少有情人要被自己的自尊憋死。

那天晚上,小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,我刚洗了个澡,浑身舒舒服服的,根本不想动。平时我和小胖交流不多,突然打电话过来估计没什么好事。

“胖?什么事?”

“昕哥,博哥喝醉了,我这照应不过来,请你帮个忙嘞。”

方博三杯倒,我们队里平时形容酒量不好都是这么形容的:“我只能喝五个方博,真不能再喝了。”

讲真,酒量不好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但是酒量不好还偏偏骚不拉唧凑去喝酒,就是见不得自己有脸。

对,我就是说方博。

我真不想去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那天就莫名的来劲了,想去逗逗烂醉的方博同志。

到了大排档,方博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,一旁是小声聊天的周雨小胖。

我指了指方博,对小胖说:“挺乖的啊。”

“这会消停了,刚才哭着喊着要和你上床。”一旁的周雨道。

我心说丫色疯了吧,我的床都敢爬?

“那肯定是醉的不行了。”我说。

“龙哥不是和他住一屋吗,我本来想找龙哥把他抬回去的,我和雨哥可以再玩会,但是打了半天电话也没通,只好把隔壁的你也叫来了。”小胖捻了个花生米,嘎吱嘎吱嚼。

巧了,我室友张继科也不见了。

我把方博的一只胳膊架在肩上,同他俩作别。方博看上去挺小只的,没想到死沉,我都有点架不动他,只走了一小段路,我后背就冒了一层汗,我心里暗骂,刚刚澡白洗了。

想到这我就有点气了,停下来,让方博依着我胳膊,歇会。

这时,方博的嘴开始张张合合,小声的在说些什么。我好奇,便凑到方博嘴边听,他发音相当嘟囔,我竖起耳朵,却也只听到几个没有意义的音节。

这我就有点不爽了,本以为醉方博多好玩的,结果一点意思都没有。破罐子破摔,我拿胳膊肘拱他,他一个踉跄,没站稳,一屁股坐地上。

春寒料峭,入了夜外面更是凉气阵阵,我怕他着凉,耽误训练,就又拽他起来。

他估计是刚刚那么一摔疼醒了,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,朝我傻乐。

“别乐了兄弟,快起来,咱回家了。”我说。

他思考了几秒,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、亲我一口我、我就回去。”

我噗呲笑起来,没见过这样坐地起价的,真想把方博这缺德样子拍下来,第二天再放给他看,狠狠的嘲笑一番。

可惜我没带手机,哎,心太善。

我笑吟吟地望着他,他脸红扑扑的,张大眼睛,眼神里满是小心翼翼,等待着我的回复。

说来惭愧,我进国家队以前,打听了一下国家队的情况,半军事化管理,天天一群大老爷们泡一起。又观望了一下女队的颜值,我就大概明白我以后会走什么样的道路了。

本以为性取向这种东西改变起来会很困难,没个十年八年我难以动摇,却不曾想到方博同志的一颦一笑,大眼一瞪,小娇一撒,我立马缴械投降。

柔情三月,晚风微凉,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吻。


4.

第二天我就坐在更衣室哀叹,龙队向来关心队员,走过来问我怎么了。

我揉了揉脸,道:“我发现是个gay。”

马龙一笑,道:“巧了,我也是。”

“………国家队风气真差。”我说。

既gay之则安之,我便心安理得地盯着方博打球,每一个抽杀都会带着脚上步伐的大幅度变动,上衣会被带起,露出白净的小腰,小腿会现出健康的肌肉。

啊,美好。

一旁视奸马龙的张继科和我一起感叹,我同他握了握手,同好万岁。


5.

四月头,我们训练馆的路口开了家饼店,豆沙的,芝麻的,什么味都有,小胖已经去过一次,买了不少,我也尝了,确实不错。方博好像也挺喜欢的。

那时候我和他发生了一点小摩擦,我想和刘指导申请换舍友,拿张继科换方博,皆大欢喜的事情,方博却死活不同意。

“你要是敢和刘指导提这事,我就和你绝交。”方博瞪着我说。

“绝什么绝啊,你之前喝醉的时候不是哭着喊着要上我床吗,现在满足你心愿不好吗?”

“满足你妈。”方博甩头走了。

咱方老板得罪不得,所以我只好追上去好言相劝,并邀请他和我去买饼,想吃啥饼就买啥饼,我买单。

他瞥了我一眼,算是同意了。

一路上,他都不大说话,我琢磨不透他的心思,也没多说什么。

饼店的老板很热情,同我们打招呼,问我们想吃什么味的。

方博说:“我要一个蛋黄饼,不要太甜的。”

我看了眼方博,说:“我要一个老婆饼,不要饼。”

方博白了我一眼,老板笑开了花,说我长这么帅,很快就会有老婆。

买完饼,回去的路上,我凑到方博身旁,说:“博哥,咱就稍微考虑一下呗。”

方博目不斜视,道:“还找老婆吗?”

“嘿,我都有你了找什么老婆。”

方博撇撇嘴,没说话。


6.

事实上,方博的犹豫是相当正确的,我知道小伙子年纪轻轻肝火旺,但我一直认为我和方博之间的感情相当纯洁,和那些俗事沾不上边。

可大早上醒来,隔壁床位就躺着睡的软香的心上人,不冲动才怪。

完事之后,方博捂着屁股做床上瞪我。

我歉意的笑笑,爬起来推开窗子,让暖风吹进来,窗台上放着昨天我买给方博的一大束鹅黄色的满天星。

我转头看方博,方博正眯着眼,享受着春风和煦,像只乖顺的猫。


“把酒祝东风,且共从容,垂杨紫陌洛城东。”


END


评论-13 热度-145

评论(13)

热度(145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