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TV嗨唱有感!

沈老师守一万年的大寡嘛,规矩,特别规矩,有钱但省(万一这一世昆仑很能花怎么办?),也会有文艺惆怅的小夜晚。

于是去酒吧,找一个角落,知道自己不能喝酒,但是觉得自己不喝酒和酒吧的氛围不合。(鬼王怎么可能和人和嘛,但是他就很努力嘛,很努力地让自己像一个有生气的人,这样会更容易被这一世昆仑喜欢呀。)

他就喝RIO嘛,或者一丢丢酒掺好多好多雪碧,在角落里默默喝,看着人们嗨唱蹦迪,会有一丢丢被感染,眼睛里闪烁着俗世的光,红蓝紫,迷幻色。微微勾起嘴角,想起上一世的赵云澜看他的模样。

韩沉在这家酒吧做卧底,抓贩/毒分子。黑衬衣黑西裤黑皮鞋,领口开得有点大,锁骨好看。

沈巍一出现就被他注意到了,哇,一身藏青色西服来酒吧,毒/贩肯定没有这种品味啦。小哥哥长得不错啊。

韩沉不是那种一边撩汉一边办案的人(一心不能二用!),所以就一直暗中观察啦。

沈老师果然高估了自己的酒量,醉醺醺,自己默默脱外套扯领带啦,然后就有色/色的坏人上去欺负沈老师,好几个人凑过去,动手动脚,到处乱摸。

他是真的想念赵云澜啊,酒精下肚,回忆翻涌,昏昏沉沉的脑袋里全是和赵云澜翻云覆雨的画面。好像正好有人在摸他哎,像赵云澜那样的,下/流的,让他相思入骨的摸法。

这种时候,韩警/官当然不能袖手旁观,立马英雄救美。韩沉想扶沈巍离开,沈巍却泪眼婆娑地攥住韩沉的胳膊。

“告诉我…这次你叫什么?”

韩沉一愣,答道:“韩沉。”

那个通红着脸的斯文人终于松开紧拧的眉头,像吃了定心丸似的,轻声念了句“韩沉…我好想你。”就昏睡过去了。

韩沉乐了,向耳麦里汇报,今儿场子乱了,改日再来吧。另一头的队员还没来得及开骂,就被韩沉掐了通讯。

醉成这种程度,打听住所不现实。摸摸这人的口袋,居然没有手机。

哎,还能怎样呢,先带回家吧。

(👆🏻这什么心态!)
(请所有人去看韩沉的吻戏!太!会!亲!了!)
(非!常!难!受!)

评论

热度(23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