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昕博】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(六)

* 小绵羊理论


“攻和受在酒吧偶遇…受跌跌撞撞的想逃,却被攻拉住强|吻。”方博一板一眼地读着剧本。

“注意,此处受要表现出欲拒还迎,攻要表现出饥渴难耐。”方博继续念道,“什么玩意…那些女孩子成天就看这种东西吗?”

另一头的许昕给方博逗乐了,噗呲一声笑出来。

“哎,你笑什么,你会配吗?”

“不会不会,等一下,我把话筒调一下。”

“哦。”


许昕起身,一边调整着话筒的位置,一边把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看。他联系了之前给他们带路的那个A大学长,想问问下午那双大眼睛的主人究竟是谁。

当时A学长也在场,只不过是落在张继科和许昕后面接电话,许昕这么一问,A学长一回忆,便在微信上回复许昕。


【学长】:方博吧,应该是

【许x昕】:能介绍一下吗

【学长】:我们校队的,刚刚抽签结果出来,我看了一下,你和他打半决赛hhh

【许x昕】:hhh好巧

【学长】:『方博的微信号』礼尚往来,你得给我张继科的

【许x昕】:OK

【学长】:那什么…你别误会,是我一女性朋友要的

【许x昕】:不误会不误会


许昕美滋滋地敲开方博的名片,发送了好友申请。

另一边翘着二郎腿晃悠悠等得有些不耐烦的博儿,听见手机叮了一声。

按亮屏幕,划开屏保,微信好友申请。


〖许x昕请求成为您的好友〗


谁啊…

许x昕

    ↓

许 昕


卧槽!!!!!!!


方博手一抖,手机啪叽一声摔在地上,这一大动静准确无误地传送到盲僧那里。

那一头的盲僧忙问道 :“怎么了?”

方博狼狈地弯腰捡起手机,道:“你也先等会,我有点私事。”

许昕正心里嘀咕怎么突然有私事了,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。


〖方博接受了您的好友申请〗


等等,这一前一后有点太巧了吧。


【方博】:你…是不是加错人了?

【许x昕】:你是不是A大乒乓球队的?

【方博】:是

【许x昕】:那没错

【方博】:哦…


许昕有点奇怪,平时在网上那个气势汹汹的小流氓,怎么这会儿乖的像只小绵羊?还是自己太武断了?猜错了?

另一头的方博同学还沉浸在被风云帅哥翻牌子的余韵里,相当长脸,呵,你们要死要活要不来的联系方式,人家主动加我了,嫉妒吗?


【许x昕】:半决赛我俩一场

【方博】:这样啊…我还没看抽签结果


方博表面上回复的很淡定,但事实上,他正倒在床上哀嚎,怎么这么倒霉,这怎么打?自己一整场比赛都要头发起飞,形象全无的面对小哥哥了?


【许x昕】:我还有事,去忙了,咱们赛场上见

【方博】:好


许昕还不能打包票,也不敢透露太多自己的信息,怕方博把自己猜出来,所以就没和方博多聊。

他放下手机,点回语音通话的时侯,小流氓也回来了。


很巧。


“那咱们就不废话了,直接开始吧。”方博道。

盲僧道:“好。”


两个人磕磕绊绊地对了半天前/戏的剧情,方博是真相信盲僧是没有经验的小白了,这哪是肉戏,简直就是屙屎。

“哥,你这实在不行。”方博道。

盲僧的语气有点沮丧:“我也不想啊...我也很无奈啊…”

方博用指尖敲着桌面,打出一种奇特的节奏来,道:“这样,咱们最基本的方法试起。”

“代入法。想象你此时此刻,就站在那样一个酒吧里,我站在你的面前,不是,错了,一个漂亮小姑娘站在你的面前,脸色潮红,很害羞,眼神迷离。”


许昕的脑海里顺理成章想的是下午见着的那位大眼睛。


白净的小圆脸,脸蛋有点肉,看上去很软,想让人伸手捏一捏。

而他黛色的眸中,眼波舒舒缓缓,起起伏伏,像漫过细沙的海潮。

灵动又动人。

总之,如果你将视线落在他那儿,他绝不会轻易将你放开。只有他有放开你的理由,而你,没有收回目光的权利。

不过许昕更偏激一点,不止目光,连暗暗生出的情愫,也被拿去了。


盲僧的声音有点哑,道:“然后呢。”


方博听出盲僧的不对劲了,顿时对自己的语言表述能力自信起来,继续编道:“你走近她,一只手扶住她的腰,另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右手,十指相扣那种。”


许昕照做了。方博的腰上有肉,摸上去软软的,许昕不自觉地捏了捏,这把方博弄的很痒。方博鼻子哼哼,傻乎乎地轻笑起来。

许昕因为长期握球拍,手心有很厚的茧,当他们的手扣在一起时,他们手心的茧便紧紧地贴在一起,每一个轻微的摩擦都被放大,牵扯到茧下的软肉里。

酥麻的感觉从掌心开始,一直蔓延到手臂,到胸口,到心尖。


十指连心。


“嗯…你可以开始吻她了,用你喜欢的方式。”


许昕含住方博的耳垂,灵活的舌尖恣意地挑逗那里,把方博折腾的面红耳赤,又没法抗议什么,只能喉咙里喘出几声听上去极像欲拒还迎的哼哼。

他慢慢地松开方博的耳垂,亲昵地贴着方博的额头,有些贪婪的凝视着那双大眼睛。


方博的眼前浮起一层水雾,眼前的许昕变得朦胧,他便眨眨眼,水雾则成了泪珠,滞留在他微红的眼角。

睫毛扬成好看的角度,轻轻颤动。


方博怀疑盲僧是不是走神了,自己哇哇描述了半天,对面除了呼吸声有点加粗以外,就没给他什么别的回应。

方博咂咂嘴,瞄了眼仍停留在和许昕聊天页面的手机,突然想起来盲僧下午也在体育馆。


许昕慢慢地靠近方博的唇,他犹豫地闭上眼睛,吻了上去。


耳机里却传来小流氓标志性的吊儿郎当式腔调:“哎,盲僧,你认识许昕吗?”


小流氓的这声许昕,把南柯梦里的许昕给叫醒了,他眼睁睁地看着方博在自己面前被击碎,溅飞的玻璃碎片后是一个穿着白背心,大裤衩,人字拖,正在扣脚的糙汉形象。


“靠!”

“知道就是知道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有什么好靠的?”

评论-7 热度-176

评论(7)

热度(176)

©陆一 / Powered by LOFTER